书店纪实:客人的梦……

        这一日,我在柜台旁忙着把书归类上架。又几位客人进来,虽然柜台那里有同事招呼,但是我也还是向客人问好以示尊敬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一位老者进来,我当然少不了向他问好。可是没多久我就发觉那位老者一直望着我,我就好奇的望回他。这时他说了,前一晚他做了一个梦,梦到他进来这家书店,而点里有个店员向他打招呼。他说他认得梦里那位店员是我,他说要我找一本书介绍给他,无论什么都好。只要是我认为适合的,或者是灵感一来想到的,都可以。

 

我傻眼了,怎么会有这样的情节?这是拍电影吗?

 

后来,那位老者离去,我还是想不到什么书可以介绍给他。他说,慢慢来,下一次他光顾的时候再告诉他……

我当了六个星期的代课老师……(8)完结篇

完结篇

        10月6日,是我最后一天上班。鸡婆学生没放过我,吱喳地问我前程。不少学生都像我留下来教,可是呆在怡保并非我的选择,我还想往外飞,只好微微一笑婉拒。离开前,应学生要求,留下了手机号码以及电邮地址。

        离职后,我常常收到许多莫名其妙的miss call 或者是有趣的SMS。甭问,这些都是来自学生们的杰作。有一位很搞笑,明明是女生,却假扮男生来“钓”我,说什么“听说这号码的主人是靓女喔!”晕!

       现在我无官一身轻,逍遥自在。有时候会想起在校的点点滴滴,回味无穷。也许,当我飞到累的时候,会回来这里吧!

我当了六个星期的代课老师……(7)有趣的答案

 

有趣的答案

       話說學生放假以前﹐就考了第二次月考。由于F老師突然提前生產﹐所以試卷就不是她改了。地理科方面﹐好在老早就做出了安排﹐試卷分配了給另外兩位老師批改。至于華文科的試卷因為之前沒談好﹐所以只好讓我給批改咯﹗

        從試卷上可以看得出學生們用功的程度。有的寫得滿滿的﹐有的空白處處﹔有的寫得一手好字﹐有的字體慘不忍睹﹔有的認真作答﹐有的答案離題甚遠且荒誕。

       試卷其中一環﹐是考本年度指定課外讀物–《紅樓夢》。當然咯﹐這本《紅樓夢》是學生讀本﹐不是令人看了喊怕怕的古文版本。雖然說是較簡明的版本﹐奈何卻有許多學生不肯花點時間去讀﹐以致無法好好作答。

        其中一題是這樣的“賈寶玉最後跟誰結了婚﹖下場如何﹖”正確的答案是薛寶釵﹐賈寶玉的下場可以是失蹤﹐也可以說是出家。

        前半部的答案﹐很多學生寫成“林黛玉”。可想而知﹐他們並沒有好好的讀。也許他們在想﹐這林黛玉嘛既然是女主角﹐又跟男主角有一段情﹐“有情人終成眷屬”﹐賈寶玉一定是娶林黛玉了﹗

        這答案還算是“正常”的呢﹗有一個同學就搞“亂倫”﹐把賈寶玉的姐姐“嫁”給了他。天﹗他姐姐還是皇帝的愛妃呢﹗怎麼可以這樣亂來﹖

        另一位更絕﹐想也不想就寫了“皇帝”。哎﹗賈寶玉在書中(不是學生“乾淨”的讀本)確實有搞同性戀﹐可沒聽說他跟皇帝有一腿啊﹖嗨﹗更沒聽說過哪位皇帝會跟男人結婚﹗

        同性戀的還有呢﹗有同學就天生跟賈寶玉過不去﹐答案就寫了“男人”兩個字﹐下場呢就是“過著快樂的日子”。我靠﹗這根本是瞎掰嘛﹗你以為這是男男版童話故事啊﹖還要一個無名無姓的男人。你何不直接寫“女人”﹖說不定老師我還給你半分同情分哩﹗(薛寶釵不就是女人﹖)

        這種有趣的答案不僅出現在試卷裡﹐在作業裡頭也是會出現。有一次﹐我要他們寫公函。題目是以某學會主席之名義致函某社團要求租借禮堂。

        學生交上作業後﹐我捧回家裡批改。改著改著﹐發覺有一位學生寫得蠻好的。第一段的內容寫得很完整﹐該交代的事情也寫得明白無誤。我心裡想﹕“這才像公函嘛﹗明天得表揚這位學生﹗”

        再往下一看﹐第二段是這麼寫的“如果你們吝嗇的話﹐找我們校長***女士收錢。”我一看﹐忍不住在房間裡狂笑不已。天哪﹗哪裡有人寫公函這麼不客氣的﹖小小一個學會主席敢說人家“吝嗇” ﹖還要“叫”他們找校長﹖這未免太沒大沒小了吧﹗

        哈﹗這些答案令我改作業的時候不會覺得累﹗反而增加我的精力﹐可以繼續批改作業呢﹗

我当了六个星期的代课老师……(6)鬼故事

 

鬼故事

        七月十四已經過去很久﹐但我教的學生卻對鬼故事非常有興趣﹐尤其是學校在遷校以前﹐在舊校舍發生的鬼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 有一天﹐由于本校舉辦一項校際活動﹐部份老師及學生被派去執行任務﹐其余的老師則須照常上課。我到二(一)班的時候﹐發覺這一班的學生有一大半出外執行任務未回班。剩下的同學聚集在一角﹐不知在談些什麼。在這樣的情況下﹐我無法照常授課﹐唯有要求他們別吵鬧。

        誰知他們看到我﹐就拉我到他們座位上﹐要我說說以前本校曾經發生的鬼故事。因為我也曾在舊校舍上過課嘛﹗我一想﹐好吧﹗反正也無法上課﹐校長﹑教務主任等大塊頭的人物又都在外忙著﹐誰會過來巡堂呢﹖就分享一下也無妨吧﹗就這樣﹐我把我以前聽過的鬼故事分享出來﹐什麼摩多棚里的長髮女郎啦﹑會館大廳上的“靈異”照片等等。學生越聽越入神﹐我也越說越興奮。就連我在學院唸書聽過的鬼故事﹑網絡上流傳很廣的傳聞都分享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 鬼故事說完以後﹐不曾出現什麼靈異事件。到是在隔壁的二(二)班聽說後﹐也要求我給他們說鬼故事。要命﹗我可是教這一班的華文噢﹗一個星期七節耶﹐於是他們天天都纏著我說鬼故事。我沒辦法﹐只好抽一段時間給他們說說。

        好了﹐老師說鬼故事的消息又從二(二)班“跑”到二(四)班去。當我在上他們的課﹐正罵他們要專心的時候﹐突然有個學生舉手說﹕“老師﹐你講鬼故事﹐我們就靜下來﹗”嘿﹗我當下心裡嘀咕﹕“連二(四)班都這樣要求﹐那二(三)班不也會這樣做﹖”果然﹐之後去到二(三) 班時﹐就接到說鬼故事的要求﹗

        汗~~從此以後﹐每次上他們課的時候﹐班上總有個學生“不識時務”舉手要求老師說鬼故事﹐然後全班附和﹐一直到我離職。。。

我当了六个星期的代课老师……(5)问题班与代班主任

 

問題班與代班主任

    話說回來﹐我代的是F老師的課。她教一(三)班的地理﹐也是一(三)班的班主任。說起一(三)班﹐可是問題班吶﹗校內老師提起這一班時都很出力的搖頭(有時候我擔心他們會把頭給搖斷)。為什麼呢﹖因為這一班龍蛇混雜﹐雖然是初一班﹐但班上的學生從13到17歲的都有。其中有不少學生是來混日子的﹐他們不喜歡上課﹐但父母有命不得不從。這樣的一班是很難管教的。

    好在一星期只有三節地理﹐也就是說我只需要面對他們一個星期三次﹐不會給他們氣死。而這一班的班主任一職﹐隨著F老師的生產﹐也就由坐在我後邊的Y老師擔任。

    有一天﹐我上完課後回到我的辦公桌。校長在我後邊叫住了我﹐說要我暫時性地擔任一(三)班的班主任。咦﹖這一班的班主任不是Y老師嗎﹖怎麼又變了﹖原來呀Y老師出水痘﹐要請一個星期的假。而這一班的班主任總不能就這樣懸空啊﹐而教導這一班的老師呢都是其他班的班主任了﹐況且他們也未必肯兼任。所以啊﹐班主任一職就落在我這唯一不是班主任的老師身上了。我還沒反應過來呢﹐就已經是人家的代班主任了。

    嘿﹐這一班也真夠好命的﹐前前後後總共有三位老師當他們的班主任呢﹗我中學六年都不曾有過這樣的機會呀﹗

    嗯﹐挑戰來了。身為班主任﹐責任重大噢﹗輪到本班做特掃時﹐又要以身作則做清潔﹐又要不停地“念”學生少說話多做事。做早操時要督促他們列隊到廣場去﹐之後的集合匯報又要一邊留意﹑一邊在班級隊伍旁來回巡邏。上課時間時若我沒有課﹐就得隨時巡堂﹔下課時又要到班上檢查值日生有沒有做好班級衛生。而且每天還得點名﹑每個星期至少檢查班上學生的儀容一次。

    你以為班主任工作就這麼少嗎﹖別傻了﹐還有呢﹗早上集合校內各行政單位做報告時﹐牽涉到班務的我又不能不留意。若當天有我的課時﹐我又得抽出時間“念”這一班學生。比如說﹕這班學生學費還沒交齊啊﹗訓導處說你們最吵哇﹗門扣壞了要通知庶務處來修啊﹗儀容要注意﹐有人沒塞衣服﹑有人指甲還是那麼長﹑有人校服沒校徽啊﹗學校會突擊檢查﹐所以班級衛生要時常做啊﹗大大小小的事務“念”完以後﹐剩下的時間也不到一半。唉﹐所以這一班的教學進度是最慢的。
還好Y老師一個星期後回來﹐接回班主任一職。否則呀﹐苦咯﹗
   
    這一班雖然問題多多﹐但也有令我感動之處。由于課程緊湊﹐所以做作業的時候﹐我是選擇一些題目跟他們討論答案﹐然後剩下的就寫在黑板上讓他們抄。學生的反應都還好﹐都肯抄。只是仍有同學不帶作業﹐有的呢帶了作業卻在那邊吱吱喳喳﹐我不罵都不會動一下筆頭。

    在一群習慣填鴨式制度的學生裡頭﹐我卻發覺這一班卻有不一樣的學生﹐這幾位學生在我上課時都很認真﹐也勤于發問。當我給他們抄寫作業的時候﹐他們還會主動翻開課本﹐一起尋找答案。有幾次﹐他們發覺課本上的答案與我給他們的標準答案有出入﹐就舉手向我發問。他們這種主動學習的精神﹐使我動容。

    唉﹐一(三)班令我又愛又恨吶﹗

我当了六个星期的代课老师……(4)核舟记

 

核舟记

      这一节,我给他们上的是魏学伊的<<核舟记>>。这篇古文是一篇说明文,写的是技艺高手王叔远送给作者的一只小船。这只小船是由小小一棵桃核雕刻而成,船上人物栩栩如生,文字清晰可辨。

      由于课文是文言文,大家可想而知学生们的反应。过不多时,只见班上学生有一半已经东歪西倒。剩下一半的同学倒是给我一点面子,没睡着。他们是在听课吗?非也!非也!他们呐,在训练口才呢!

      看到这种情形,我不能不盘算,要怎么才让他们专心在课文上呐?否则,要是校长啊还是教务主任啊经过可就不得了啊!突然灵光一闪,我就来了主意。恰好我讲解到船上人物的活动,于是就在黑板上画了起来。我念一句课文,解释一下,再画两笔。

      嘿!这方法行得通!学生们的视线逐渐集中到黑板上,我心里头可是沾沾自喜,为自己的“聪明才智” 得意呢!

      “老师,你在画画呀?”
      “老师,你在画什么?”
      “那个人的脚哩?”
      “做么那个人的头酱的?”
      “老师,你会画图画的吗?”
      “老师,你以前美术科拿多少?”

      哎!老师画给你们看,是为了让你们明白课文说些什么,不是给你们批评我的画技的,ok?

      我边说边画,学生边看边笑。就这样说完了两段,当我讲解到“天启壬戌秋日,虞山王毅叔远甫刻”二句时,立即来了精神。因为上述二句包含了不少中国传统的文化,而且我对相关知识有一定的认识。于是我就跟他们大谈特谈年号哇、天干与地支的关系啊、古人的名与字啊等。

      由于是不曾听过的东西,学生听得蛮有兴致的。我也就越说越开心,课也就越讲越远。结果有同学忍不住举手问道:“老师,这跟课文有什么关系?”

      唉!照课文念,同学睡着;随意发挥,却又不能太过。教书真不容易啊!

我当了六个星期的代课老师……(3)出错记

 

出错记

      别以为我出身中文系,华语就一定顶呱呱不得了。我也有出错的时候哩!

      也许两年来我多用电脑少用笔,即使用笔的时候不是写短短的句子就是写报告的底稿,每一个字的笔划也不太讲究。结果,有时候就忘了某个字怎么写。

      有一次啊,上华文课,我在黑板上写答案。一不小心,“墙壁”的“壁”字我添多了一点,左上角就变成了一个“启”字。结果学生在抄写时发觉了,给纠正过来。

      道歉后,我转身继续书写。这时,身后有个学生酸了我一句:“老师,我怀疑你的文凭!”

      又有一次,班上太吵,我喉咙不舒服,“吼”不到。于是在黑板上写了“安静”二字。好死不死,“静”字又写错了,多了一横。班上学生看了,顿时哄堂!

      唉,真糗!

我当了六个星期的代课老师……(2)鸡婆学生

 

鸡婆学生

        开学后,我就发觉:怎么这些学生那么鸡婆?

      那一天,学生们发觉学校来了一位新老师,无不好奇地看着我。还好,还好,毕竟我上过台,也清楚学生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什么。当下不慌不忙,待班长喊过三部曲以后,就转身在黑板上书写我的姓名,作了简单的自我介绍。

      嘿!第一天还好,勉强镇得住场面。接下来几天哪,可就见识了这一群鸡婆学生的功力!他们知道我是本校毕业生后,就有人在下课后跑到图书馆,翻查我毕业那一年的校刊,然后一大群就在我的课堂上吱吱喳喳地问道:

      “老师,你几岁?”
      “老师,你留过班吗?”
      “老师,你住**花园噢?是不是第**路?”
      “老师,你以前是理科班的啊?”
      “老师,为什么你读了理科班之后去读中文系的?”
      “老师,你不是读中文系的咩?为什么又教地理的?”
      “老师,你以前是副总学长啊?”
      “老师。。。”

      一大堆问题就冒了出来。天!怎么这些学生那么鸡婆?

      还有啊,他们不只对我有兴趣,还对我的感情生活有兴趣哩!连我认识哪一位女子,有没有女朋友,心上人是谁等之类的问题都想问。哎!老师爱谁喜欢谁关你们什么事啊?

      有一个女生,在班上可是最吱喳了。有一次,她问了一个问题,是比较隐私的问题。我听了好气又好笑地给她一个白眼,再问她:“你问这些做什么?你想当老师的女朋友哇?” 问得那位女生无话可说,班上同学也向她报以嘘声。

      再说哪,我家里没得上网,要上么就得到网咖。这一天,我到网咖去。嘿!巧了!网咖里有我的学生啊!一看到我,他们就兴高采烈地问道:“老师,你也来打机啊?” 回到学校,他们还是在课堂上问我,是不是去打机,是就认了吧!

      汗!这班鸡婆学生!

我当了六个星期的代课老师……(1)起始篇

我当了六个星期的代课老师……

      自学院毕业后,我又回到了母校,培养了我六年的一间中学。不同的是,这一次的身份是老师,不是学生。

      事源母校有多位老师几乎同时请产假,校方正在到处觅人代课。好巧,校方知道我这时毕业,便决定聘用了我。我想反正还没找工,就先做一阵子咯。于是,校方安排我代其中一位老师–F老师的课。她教的是一年级其中三班的地理、二年级其中两班的地理、以及另外两班的华文。

      8月29日,学生们放假回来继续念书。而我也身穿衬衫、西裤回到母校,正式上班。。。

      嘿!这一做就做了六个星期,感觉还真新鲜。因为每一天都是新的挑战!现在终于知道,老师不好当啊!